360彩票

金昌日报社主办

【金昌故事汇】探访红西路军苟家西庄、郭家上磨庄战斗遗址

来源:金昌日报 2020年05月13日

庄院屹立不倒 忠魂永驻人间

△ 郭家上磨庄战斗遗址

两座高大厚实巍峨的庄院,均采用西北特有的黄土夯筑而成。从遗址可以看出,院墙高达数米,墙体厚度2米左右,墙墩高达10多米……这是2020年元旦刚过,记者冒着严寒,来到永昌县东寨镇双桥村,探访当年红西路军在苟家西庄、郭家上磨庄战斗遗址时呈现在眼前的景象。

△ 苟家西庄战斗遗址堡门

仔细观察,苟家西庄的规模比郭家上磨庄小些。要登上苟家西庄遗址的墙墩,需要从下面的地道口钻上去。据目测,地道口不大不小,一名成年男子能够宽松通过。要登上郭家上磨庄遗址,则需要一名成年男子在残存的院墙之间跳来跳去,并跨过院墙才能登上墙墩。

远观,两个墙墩犹如中国传统的纱帽翅子的两个翅,极富中国传统文化的色彩。经过岁月的打磨,两座庄院的整体形状已经不复存在,但残留的庄院轮廓亦在,庄院部分高大的院墙、厚实的墙墩亦在。

△郭家上磨庄战斗遗址前大门庄墙上的炮弹孔

小心翼翼地登上两座庄院,视野开阔,气势恢宏,周围一览无余,依然能够感受到当年庄院主人的气魄与家道的殷实。两座庄院的战斗遗址虽然残破不全,但庄墙上、墙墩上存留下来的无数弹孔、枪眼、炮弹轰出的窝窝,静默诉说着这里曾经是红西路军鏖战永昌时御敌的主战场之一。

同行的东寨镇文化中心主任杨东山讲述了红西路军在苟家西庄、郭家上磨庄跟马家军战斗的悲壮历程。

1

红9军27师师长刘理运是牺牲在永昌地区的红军最高将领

苟家西庄战斗遗址和郭家上磨庄战斗遗址均位于东寨镇双桥村。苟家西庄战斗遗址北邻连霍高速公路,西邻双桥村村级水泥路。郭家上磨庄战斗遗址西望苟家西庄战斗遗址,北望前进剧团遭遇战战斗遗址。这里是史书上所讲的东十里铺阻击战重要的战场之一。

1936年12月,永昌大地滴水成冰,已到了每年最寒冷的时候。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红9军在古浪战役后,撤离古浪县城,昼夜兼程赶往永昌,与红30军会合。当红9军到达永昌时,红5军已开赴山丹一线,红西路军的军事部署已形成一字长蛇阵。从永昌县到山丹县绵延100多公里。这里是河西走廊的蜂腰地带,南北宽40多公里。南靠险峻的祁连山,北临龙首山,翻过龙首山就是汉明长城外一望无垠的沙漠。当时,红西路军总指挥部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,在这一带建立永凉根据地。红9军驻防永昌县城东二十里铺、十里铺一线所有的村庄,同红30军一部共同担当阻击马家军、保卫县城总部的重任。

红9军进入永昌后,马家军尾追而来。从1936年12月3日起,敌马元海为了打通围攻县城的通道,集结了近10个旅的兵力,另有胡宗南的一个师作预备队,不论在数量上还是装备上,均占据绝对优势。马元海指挥所辖的中路军韩起禄旅、祁明山旅、马步銮团、刘呈德团及部分青海民团,配备火炮分割包围红9军、红30军一部所占领的据点。这些据点均为村民的土围子。马元海命令刘呈德团主攻红9军防守的十里铺桥头、晚阳墩一线。红9军和红30军一部指战员与马家军浴血奋战一天,打退敌人的8次进攻,毙伤敌300多人。之后,马元海集结重兵,再次向红9军驻地沈家庄、杨上庄、王家前后庄、苟家西庄和红30军一部驻防的东寨城一线进攻。红9军和红30军一部指战员在冰天雪地里凭借堡寨奋勇反击,突围后与敌展开残酷的肉搏战,将敌杀退。至12月24日,红9军同红30军一部经过20余日艰苦鏖战,歼敌400多人。

在指挥战斗时,红9军27师师长刘理运的指挥所就设在苟家西庄。苟家西庄的主人为东寨一带的大户人家,当时有良田千亩,骡马成群,家丁众多。红军来时,苟家主人腾出部分房屋让红军将士居住。某日,刘理运从苟家西庄出来前去郭家上磨庄一带视察敌情,途中发现马家军的骑兵追了上来。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,刘理运率领阻击分队边走边打,后进入郭家上磨庄进行顽强阻击。之后,敌骑兵叫来援军,将整个庄院围起来。马家军依靠强大的兵力,采取“牦牛战术”频繁地向庄内射击、投弹。英勇顽强的红军指战员凭着“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”的革命精神,与敌人展开激战。子弹打光了就用刺刀、石头、砖头、木棒,多次打退了敌人的疯狂进攻。激战中,师长刘理运、81团团长肖永继及以下官兵300多人壮烈牺牲。刘理运是牺牲在永昌地区的红军最高将领。

1936年12月27日深夜,红西路军撤离永昌后,残暴的马家军卷土重来,把在这一带牺牲的红军将士的遗体集中起来,将冻僵的尸体倚靠在苟家西庄、汪家庄、杨家天桥庄等村庄围墙的外面,让国民党随军记者拍照,以便向南京国民政府邀功请赏。敌人随军记者拍摄完后,再让新抓来的壮兵壮胆练习刺杀本领。经过敌人的刺杀蹂躏,这些红军将士的遗体几乎没有一具是完整的。如今,在河西走廊大多数纪念馆里存放的红军将士的遗体照片,均拍摄于苟家西庄阻击战各战斗地点。

苟家西庄阻击战历时20多天,在红西路军鏖战永昌期间属于拉锯战时期。英勇顽强的红西路军将士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“顾全大局,服从命令,团结一致,同仇敌忾,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”的壮歌。2006年5月,上海电视台制作的5集纪录片《西征的红军》摄制组来永昌时,对苟家西庄阻击战战斗遗址进行了拍摄,永久性地记录下了这段悲壮的历史资料。

2

村民眼中的苟家西庄及其战斗历程

在永昌县城永昌一中退休教师勾显林老师的家里,勾老师讲述了苟家西庄建设前后的情况。

360彩票他说,他的太爷辈(弟兄3人)是从山西大槐树下过来的。到永昌后,弟兄3人居住在永昌的四坝寨子(现在的上四坝)。现在,那儿还有祖坟呢。后来,又到永昌涵北湾居住。再往后,一部分人又迁移到河西堡镇青山堡居住。在此期间,苟家人就修建了苟家西庄。相比较苟家和郭家,郭家的实力比苟家雄厚,比苟家富裕。1936年前后,父亲弟兄4人都在庄子里居住。红西路军跟马家军作战时,红西路军、马家军和国民党民团分别占据着三个地方。红军驻扎在苟家西庄,马家军驻扎在郭家上磨庄,国民党民团则驻扎在另一个庄子。红军将士大多年龄很小,四川人居多,当时天气极其寒冷,很多人直接把毡裹在身上,腰身扎个草绳御寒。战斗打响后,两边庄子的敌军围攻苟家西庄的红军,牺牲的红军将士很多。1949年时,苟家有6头牛,3匹马,100多只羊。解放后土改时,被划为地主。

△ 苟家西庄战斗遗址的地道口

勾显林的夫人叫梁芬兰,1941年出生,永昌人。她说,从1958年到1980年,她一直在李家沙坡子(现在的东寨镇双桥村5社)劳动。干活时,村民动不动就从地里挖出一些死人的骨头,有脑壳子,有腿骨,有脚趾骨等等。生产队的老人们讲,这就是1936年打仗时死掉的人。随后,村民们把这些尸骨收集起来,挖个较深的坑掩埋掉。刚开始,女社员们很害怕,后来见得多了,就习惯了,不再害怕。说起当年的红军战士,老人们说红军人好,纪律严明,就是太可怜了。当时天气又冷又冻,红军缺衣少食,又被两方面的敌人夹住围攻,实在是没有办法。打完仗,马家军四处追杀红军。谁家接待红军就要杀谁。

△ 李永祖

在东寨镇双桥村9社村民李永祖(现年74岁)的家中,他讲述了听到的一些情况。他说苟家是当地的地主,自己种地,也给别人家打工,属于能吃饱肚子的地主。解放后,他10岁左右时,在东寨上小学,经常路过苟家西庄的大门。大门前面有个涝池沟,沟里有一座坟堆,不太大。据村里的三老太爷讲,红军走后,两个受伤的女红军战士还待在瞭望楼里,被马家军打死了。村民就把两个女红军战士的遗体埋到涝池沟里。掩埋时,两个女红军战士身上都背着手枪,连人带枪一起埋掉了。

△ 苟家西庄战斗遗址外围的墙院遗址

东寨镇双桥村4社村民李金菊(现年83岁)是苟家苟俊林(已去世)的媳妇。她说,1936年她刚出生,据老人们讲,红军上来后,几乎天天跟马家军打仗。红军主要靠步行,穿得破破烂烂,个别的战士还穿着少数民族花花绿绿的服装,当地人听不懂他们的话,但红军说话的语气平和,对人有礼貌,脸上笑嘻嘻的。马家军走到哪儿抢到哪儿,主要抢金银财宝、抢女人,把鸡打得呱呱叫,腿被打折后,就提溜上走了。村民们早就吓得躲藏起来,只有病秧子和腿脚不灵便的老人待在家里。

马家军前后来了两批。第一批骑着马来到了苟家西庄,在庄里驻扎了三天三夜。进了庄院,把炕上衣柜里女人的金银首饰和值钱的东西全部抢光;把家里的粮仓扒开,把粮食挖出去喂马。马匹个个吃得肚子圆溜溜的,打着响鼻,拉下的马粪里有很多粮食颗粒。马家军走后,苟家人把马粪扒开晒干,再把粮食一粒一粒捡出来。第二批来得匆忙,一路上边走边抢,没有在庄里驻扎。红军几乎天天跟马家军打仗。红军人数少,装备差,枪炮少,很多人用的是矛子大刀,受不了当时冻死人的天气,打仗就吃了大亏。李家沙坡子一仗死了很多人。十里铺一仗也死了很多人。打完仗后,村民们跑过去一看,死人像麦捆子一样东倒西歪。

3

村民眼中的郭家上磨庄及其战斗历程

东寨镇双桥村5社社长郭玉华说,郭家的老根子在九坝村。当初,郭家人从九坝出来到了东寨的下磨庄居住,后来又到了上磨村。再后来到新磨村居住时就解放了。郭家上磨庄是太爷和爷爷们建造的。爷爷叫郭廷芳,弟兄两个,爷爷是老二。父亲叫郭万昌,弟兄三人,是当地的大地主,家里有很多土地,永昌县城里有商铺。

△ 郭家上磨庄建设时两个墙墩犹如两个纱帽翅子

建造庄子时,庄院的形状是按照古时官员佩戴的纱帽翅子的形状设计的。在中国老百姓的心目中,官员的地位是非常高的,纱帽象征着权利、金钱和地位,象征着富足、美满和吉祥。太爷把庄院设计成纱帽翅子的形状,就是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能够幸福安康。

△ 郭家上磨庄战斗遗址墙院上红军射击马家军的枪眼

据老人们讲,民国18年,土匪到郭家上磨庄抢了一次。民国25年,马家军又来了,把郭家上磨庄的庄门放火烧掉后,攻进了院子。有一个姓郭的男人爬到庄门上查看,被马家军一枪打到脑壳上死掉了。郭家的一部分人跑掉了。没有跑掉的被马家军集中起来关到庄门的偏房里。马家军住了一晚上。郭玉华的三叔偷偷爬到房顶上看了一眼,被马家军剁了一刀,不久死掉了。红西路军跟马家军打完仗后,马家军追捕一位女红军战士。女红军战士跑到郭玉华的二叔郭万顺家里,藏到面柜子里面,才躲过了马家军的搜捕。村民马永海的父亲被马家军要点天灯,老郭爷(郭廷芳)拿出了两坛银子赎了出来。

据郭玉华的母亲讲,一天清晨,天麻麻亮,突然传来了喊杀声。母亲发现不远处的马家军骑着马,戴着皮帽子,裹着皮大衣,追杀6名女红军战士。母亲赶紧打开了庄门,惊慌失措的女红军战士立马跑进了郭家上磨庄,藏到炕洞里。穷凶极恶的马家军随后冲进了庄门,四处寻找,发现炕洞里有人后,就丢进一颗手榴弹。6名女红军战士全部牺牲了。

1982年包产到户后,郭玉华在村子里走路,碰到一个干部模样的男人,骑着自行车,车把上挂着一个黑包包。这个男人说他是从中央来的,要找父亲郭万昌。当时,父亲中风了,无法言语,郭玉华就把干部领到了二叔郭万顺家里。原来,当年红军撤退时,一个女红军把娃娃留到了郭家。后来,女红军回来了,把娃娃接走了。临走时,女红军绘制了当地村子的地貌地形图,一直保存着。现在,这个男人就拿着这张图前来核对村子的地貌地形,确定啥都一致后,就来找老郭爷郭廷芳。得知老郭爷已经去世,就来找老郭爷的儿子。这个男人前后来了3次。

2007年,郭玉华发现庄院的东墙、北墙被人盗挖了。仔细一看,原来是有人挖开了庄墙找东西。那时,郭家的祖坟还在庄院的大门处。顺着车印,郭玉华找到了不远处的项目部。这个项目部是西气东输天然气的项目部。当时,工程已经竣工,很多人撤走了,但项目部还在那儿。郭玉华询问有关人员,说是因为要挖土填沟,就挖了庄墙上的土。郭玉华去东寨镇、县文化局等单位反映情况,相关领导说要保护好庄墙,不要再让挖了。项目部为此赔偿了两千元。

△ 杨泽祥

东寨镇双桥村2社村主任杨泽祥介绍道:“文革”时期,村上的娃子们发现郭家上磨庄后墩的墙土里有麻钱,就经常去那儿玩耍,顺便把土块掰下来找麻钱。有时候,能找到一两枚;有时候,能找到七八枚。

△ 王有仁

4社村民王有仁(现年62岁)补充说,1970年代,村上拆庄墙时,在郭家上磨庄后楼的庄墙上挖出了一只不大的陶罐,里面有三块银元,他二哥拿了一块。


△ 薛生祥

9社村民薛生祥(现年53岁)说,七八年前,他在郭家上磨庄周围种地,早上过去,发现庄子里点的蜡烛的痕迹、挖的洞都在,才知道晚上有人前来挖宝物呢。

△ 被盗挖的郭家上磨庄战斗遗址墙角

文/ 图 记者 翟雄

 

作者:翟雄 编辑赵国慧

金昌日报
官方微信

金昌新闻网
官方微信

回顶部

湖北11选5 闲来斗地主 瑞祥彩票 新疆11选5 全球彩票注册